玄奇世畍
玄奇世界玄學大講場>中州洛陽﹣范陽盧>基礎技法(三)
范陽盧乃范陽盧氏後代,於七十年代畢業於中文大學,學習期間有幸接觸周易,對中國玄學產生興趣,曾拜讀慧心齋主及紫微楊關於紫微斗數的書籍,因而印證斗數的準確性。及後得亭老的教授,對紫微斗數推斷命理,增加邏輯推理的方法。期間以業餘身份,參與一些斗數研究及在網上平台,發表不少斗數推斷命理的文章。

基礎技法(三)

范陽盧

實際推斷一個宮位時,觀察其吉凶有一些技巧:

借星安宮、星曜互涉、見星尋偶乃中州派推斷斗數命盤的三個要訣。

借星安宮

當一個宮位沒有「正曜」之時,必須要借對宮的星曜入本宮,稱之為「借星安宮」。
當「借星安宮」之時,必須將所借宮垣的星系全部借入,不僅是借正曜安宮而已,這是關鍵之一。
例如「圖一」為一男命的星盤,夫妻宮在辰宮,因無正曜,所以要借入對宮的星系,經「借星安宮」之後,夫妻宮的結構就變成是天梁、天機化忌、火星、陀羅、左輔、右弼。
圖1

然而這一點還關係不大,因為對宮的星系性質本來已經足以影響本宮。即使不「借星安宮」,本宮與對宮合起來的星系性質,亦大致上等於「借星安宮」後的性質。但另一個關鍵,卻是使整個夫妻宮發生變化。

當找尋一個宮位的「三方四正」時,如果有任何一宮無「正曜」坐守,則這個宮位仍須向其對宮「借星安宮」,然後才與本宮會合。這是關鍵之二。 —— 許多人熟讀了大量斗數書籍之後,仍然無法推斷得準確,即是由於不知道這一個關鍵的緣故。

仍以「圖一」為例。在辰宮的「夫妻宮」與申、子兩宮會合,又與對宮(戌宮)沖合,構成「三方四正」。申、戌兩宮都有「正曜」,不發生問題。然而子宮卻只有一顆文曲,不屬於「正曜」,因此就必須向對宮(午宮)「借星安宮」,所借加入者為天同、太陰、鈴星、擎羊。

這樣一來,「夫妻宮」的全部星系,便變成是火星、鈴星、擎羊、陀羅等「四煞並照」之局,再加上天機(化忌)、天梁;天同、太陰;太陽(化科)、巨門的正曜組合。可以判斷婚姻生活一定極不完美,雖然不一定離婚,但卻有貌合神離的可能。 —— 太陽化科加巨門同會,主夫妻彼此維持面子,所以即使是怨偶,亦不一定輕易言離。

星曜互涉

注意一組星系性質,常常可以破壞另一組星系的性質。 —— 「星曜互涉」
「圖二」為一位中學女生的命盤。她於甲子年(一九八四年)參加中學會考。目前正行「癸卯大運」。
圖2

照甲子年的流年來看,命宮在子宮,有天府、武曲坐守,而且武曲於甲年化科,在申、午兩宮,會合到左輔、右弼;文昌、文曲,再加上午宮的祿存,有本宮「大運流祿」相疊,是祿星文星齊集,成為「祿文拱命」的格局。依一般的看法,是本年參加中學會考應該不會失敗。

但我們卻不妨注意到「流年命宮」(子宮)有咸池、大耗兩顆雜曜,它們同居一宮,力量相當大,主帶來不良後果的男女感情。

這時候,便應該去檢視她的「流年福德宮」了(這即是命宮與福德宮同時視察的原則)。這個宮位落在寅宮,貪狼獨守,但是在癸干大運貪狼化忌;與廉貞相對,亦是紅鸞、天喜這對雜曜遙遙相對。再看寅宮會合申、午兩宮的輔佐諸曜,為左輔、右弼;文昌、文曲,可謂桃花遍集福德宮。

在這種情形之下,我們不妨推斷,這位中學女生雖然讀書的成績不錯,但可惜是年卻陷入熱戀之中,因而影響考試的成績。 

從這個例子可以知道,只是因為「流年命宮」出現了咸池、大耗這對雜曜,便可以使「祿文拱命」的星系性質發生了變化。這即是「星曜互涉」的一個好例子。

見星尋偶

凡「對星」出現,力量加強。

推斷斗數,有一常易為人忽視的原則,即是「見星尋偶」。而這亦是「中州派」認為相當重要的推斷技巧。

所謂「見星尋偶」,是因為斗數中有許多「對星」,一顆獨見之時,力量有限,但成對出現,力量便大為增強。 —— 古人對於這點,其實亦已稍有透露。例如古人重視「逢府看相」、「逢相看府」,即是因為天府、天相是「對星」的緣故。然而古人愛守秘,所以便只示一例,不詳舉其餘。

現在,讓我們把這些「對星」一一詳列出來,以供訪者記憶。

正曜:「天府、天相」;「太陰、太陽」;「天同、天梁」;「廉貞、貪狼」。
輔曜:「左輔、右弼」;「天魁、天鉞」。
佐曜:「文昌、文曲」;「祿存、天馬」。
雜曜:「紅鸞、天喜」;「咸池、大耗」;「龍池、鳳閣」;「恩光、天貴」;「三台、八座」;「孤辰、寡宿」;「天哭、天虛」;「天福、天壽」;「台輔、封誥」。

然則,怎樣才可以稱為「對星出現」呢?其力量大小的判別,可按下述原則來鑒定。

在「圖三」中,舉出四種「對星出現」的情況 ——
圖3

力量最重要的一種情況,是「對星同宮」。如圖在丑宮,太陰太陽同守一宮,這種星系結構的力量絕不可忽視。

其次,力量相當重的一種情況,是「對星互照」,如圖在辰、戌兩宮,太陰太陽互相對照,其力量的發揮亦不可忽視。

再次,為「雙飛蝴蝶式」的會合,即「對星」分居本宮左右兩個「合宮」。如圖,以午宮為本宮,逆隔三宮的寅宮見天哭;順隔三宮的戌宮見天虛,即天哭天虛這對「對星」,以「雙飛蝴蝶」的姿態跟午宮會合,對於午宮而言,力量亦重。 —— 但對於寅、戌兩宮而言,哭虛的會合卻比較上沒那麼重要,因為這不屬於「雙飛蝴蝶式」的會合。

最後,是所謂「偏斜式」的會合。如圖三,以子宮為本宮,與申宮的文曲及對宮(午宮)的文昌相會,但對子宮來說,與申、午兩個宮位的相對位置不平衡,因此這種「對星」出現的形式,力量就比較小。

總結一下,「對星」出現的力量,依下列次序遞減:

同宮 > 相對 > 在三合會照 > 一在三合宮、一在對宮會照 > 各居三合宮相會(如寅戌宮的天哭天虛)。